"中華英烈網(wǎng)"

“松骨峰特功連”官兵迎回戴如義烈士的《烈士聯(lián)合正名書(shū)》

2024-06-24 來(lái)源:中國軍網(wǎng)

    戴如義烈士聯(lián)合正名儀式現場(chǎng)。李乃超 攝

        一枚鐫刻著(zhù)“蘭陵縣退役軍人事務(wù)局”的印章重重扣下,尚未干透的紅色印記,與旁邊剛剛蓋好的部隊印章相互映襯。印章上方,清晰的黑色鉛字映入記者眼簾——

        “經(jīng)核實(shí)證明,戴如義、載玉義、代玉義、戴玉義為同一人,系中國人民志愿軍第38軍112師335團1營(yíng)3連連長(cháng),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松骨峰戰斗中英勇阻敵,壯烈犧牲?!?/span>

        一紙證明,重若千鈞。6月14日上午,山東省臨沂市蘭陵縣魯南革命烈士陵園宣教室內,第81集團軍某旅“松骨峰特功連”指導員雙手接過(guò)這份嶄新的《烈士聯(lián)合正名書(shū)》,動(dòng)情地說(shuō):“老連長(cháng),我是‘松骨峰特功連’第3352名傳人、第35任政治指導員?,F在,我們接您‘回家’?!?/span>

        對今天的官兵來(lái)說(shuō),“戴如義”這個(gè)名字可能有些陌生,但他的故事早已被寫(xiě)進(jìn)那篇膾炙人口的戰地通訊——《誰(shuí)是最可愛(ài)的人》。這個(gè)名字,也與那場(chǎng)“以氣勝鋼”的著(zhù)名戰役——“松骨峰阻擊戰”緊緊地聯(lián)系在一起。

        宣教室內,剛剛見(jiàn)證這一重要時(shí)刻的志愿軍老兵、“松骨峰特功連”官兵、蘭陵縣人武部官兵、蘭陵縣退役軍人事務(wù)局工作人員、學(xué)校師生等軍地代表,神情肅穆地聆聽(tīng)“松骨峰特功連”指導員動(dòng)情講述戴如義烈士的戰斗故事,重溫那場(chǎng)慘烈的阻擊戰斗——

        1950年11月30日,335團1營(yíng)3連連長(cháng)戴如義和指導員楊紹成帶領(lǐng)全連官兵,奉命占領(lǐng)松骨峰東側一個(gè)小山包,阻擊南逃美軍。在無(wú)險可守的情況下,全連官兵用簡(jiǎn)陋的武器阻擊擁有飛機、坦克、火炮的美軍第2師部隊長(cháng)達十幾個(gè)小時(shí),為主力部隊圍殲敵人、奪取第二次戰役勝利爭取了寶貴時(shí)間。戰斗結束時(shí),全連官兵僅幸存7人。戰后,志愿軍總部授予連隊“攻守兼備”錦旗一面,記特等功一次。戰斗中,戴如義左腿被炸斷仍堅持爬到最危險的地方靠前指揮,不幸頭部中彈,壯烈犧牲。

        臺下,坐在記者身旁的一名身著(zhù)校服的學(xué)生聆聽(tīng)這段歷史,眼淚不由自主地滑落。她叫劉雨菲,是蘭陵縣尚巖鎮初級中學(xué)初一學(xué)生。聽(tīng)了戴如義烈士的戰斗故事,她深受震撼:“戰斗激烈殘酷,戴連長(cháng)卻如此英勇。我雖然學(xué)過(guò)《誰(shuí)是最可愛(ài)的人》這篇課文,卻第一次知道里面提到的三連連長(cháng),是從我們縣走出去的英雄!”

        “第一次”,這個(gè)簡(jiǎn)單的詞匯給記者帶來(lái)強烈的心靈沖擊。一個(gè)在抗美援朝戰場(chǎng)上榮立特等功的連隊,一位身受重傷仍堅持戰斗直至犧牲的英雄連長(cháng),其光輝事跡終于為家鄉人民所知。曾經(jīng),“戴如義”這個(gè)被一代代“松骨峰特功連”官兵所熟知的名字,在他的家鄉卻“查無(wú)此人”。

        近年來(lái),該連通過(guò)開(kāi)展“尋找松骨峰戰斗英烈”活動(dòng),先后找到數十名英烈,并將刻有烈士姓名的水晶紀念碑送到烈士家鄉,供參觀(guān)者紀念和瞻仰。

        該連官兵告訴記者,“尋找松骨峰戰斗英烈”活動(dòng)中,山東省臨沂市蘭陵縣一位在抗美援朝戰場(chǎng)上犧牲的“載玉義”烈士,引起連隊退伍老兵張忠金的關(guān)注。據他了解,這位烈士的名字在家譜中記載為“代玉義”,而蘭陵縣縣志中記錄的名字卻為“戴玉義”。

        名字雖不相同卻有相似之處的烈士,會(huì )不會(huì )就是老連長(cháng)“戴如義”?為弄清事實(shí),該連與當地退役軍人事務(wù)局聯(lián)系,聯(lián)合軍史專(zhuān)家經(jīng)過(guò)長(cháng)達3年的調研和考證,最終經(jīng)當地退役軍人事務(wù)局認定,這幾個(gè)名字與連隊老連長(cháng)戴如義就是同一個(gè)人。

        戰爭年代,受條件所限,名字記錄有出入的現象并不鮮見(jiàn),卻給英雄“回家”增添了不少阻礙。而今天這場(chǎng)活動(dòng),無(wú)疑是一場(chǎng)讓所有人期盼已久的雙向奔赴。

        那一刻,記者被這場(chǎng)感人的“尋親”深深打動(dòng),正如蘭陵縣退役軍人事務(wù)局一名領(lǐng)導所說(shuō):“對待烈士的事情,我們必須‘較真’,不容許出一丁點(diǎn)差錯。這是對歷史負責、對烈士負責、對未來(lái)負責?!?/span>

        老連長(cháng)找到了,大家又發(fā)現一個(gè)新的問(wèn)題:戴如義烈士已無(wú)直系親屬,給他開(kāi)具的《烈士聯(lián)合正名書(shū)》由誰(shuí)來(lái)保管?“雖然老連長(cháng)沒(méi)有后人,但‘松骨峰特功連’每一名官兵都是他的傳人。我們要把這份證明文件帶回連隊永久珍藏,讓官兵時(shí)刻記住他、永遠懷念他?!痹撨B一名干部說(shuō)。

        作為紀念,這份《烈士聯(lián)合正名書(shū)》將交由“松骨峰特功連”保存。為戴如義烈士聯(lián)合正名儀式現場(chǎng),“松骨峰特功連”指導員將抗美援朝老戰士曹家麟制作的一座刻有戴如義烈士姓名的水晶紀念碑轉贈給蘭陵縣退役軍人事務(wù)局,下一步將存放在烈士陵園,供參觀(guān)者憑吊、瞻仰。

        魯南革命烈士陵園辦公室主任趙恒浩告訴記者:“接下來(lái),我們將與部隊對接,梳理戴如義烈士的生平和事跡,收集相關(guān)圖片和視頻資料,與紀念碑一起向公眾開(kāi)放展示,讓烈士的英雄故事在家鄉廣為傳頌?!?/span>

        裝裱、擦拭……回到連隊,官兵們將《烈士聯(lián)合正名書(shū)》放置在顯眼位置。該連一名干部告訴記者:“松骨峰戰斗已成為歷史,但‘松骨峰精神’代代相傳。作為英雄傳人,我們要高擎革命先輩扛過(guò)的英雄戰旗,在新時(shí)代的長(cháng)征路上接續奮斗?!?/span>

        英雄保家衛國、與敵人血戰到底,為了什么?親歷老連長(cháng)戴如義“回家”之路,記者對“誰(shuí)是最可愛(ài)的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今天,過(guò)上幸福生活的我們,不能忘記那些為國犧牲的英烈。正如一名老兵所說(shuō):“人民沒(méi)有忘記我們,我們的犧牲就值得?!?/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