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英烈網(wǎng)"

浙江:一江山島戰役老兵口述史|熊祖華:游到南江島支援戰友

2024-06-17 來(lái)源:浙江省退役軍人事務(wù)廳

背景介紹

如今,距離一江山島戰役已經(jīng)過(guò)去了69年,曾經(jīng)的戰士們或黃土埋骨,或青絲成雪。為搶救性記錄參戰老兵影像,還原真實(shí)歷史,自2019年起,解放一江山島烈士陵園管理中心啟動(dòng)《英雄之歌》老兵口述史系列紀錄片拍攝,目前已采訪(fǎng)拍攝了84位參戰老兵,完成三部紀錄片制作。為了拍攝第四部紀錄片,我們來(lái)到了江蘇,繼續為您講述老兵們的故事。

6月的浙江陰雨連綿,攝制組的車(chē)輛一路飛馳,歷經(jīng)五個(gè)小時(shí)穿越了綿延的梅雨云,駛進(jìn)了江蘇的晴空萬(wàn)里。在西渚鎮樹(shù)影搖曳的鄉間小院里,我們見(jiàn)到了此行的目標人物——老兵熊祖華。熊老至今已經(jīng)97歲高齡,他拄著(zhù)拐杖,向我們走來(lái),眼里閃爍著(zhù)淚光,對著(zhù)鏡頭,說(shuō)起了他此生無(wú)法忘懷的一江山島往事……

熊祖華

原名熊祖華,名熊祖山,1927年出生于江蘇宜興,1944年參加共產(chǎn)黨抗日游擊小分隊,1951年入伍,1953年入黨,第20601783營(yíng)機槍連副機槍手,先后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一江山島戰役,19566月退役。

備戰一江山

1952年,因部隊換防,25歲的熊祖華離開(kāi)了朝鮮戰場(chǎng),回到祖國。但僅僅兩年后,他所在的部隊又開(kāi)始轉入戰備訓練。

這一次的訓練跟以往很不一樣,他們在浙江沿海玉環(huán)、象山等地,每天進(jìn)行渡海演習。象山附近的一個(gè)小島被布置成滿(mǎn)是鐵絲網(wǎng)、碉堡、地雷的戰場(chǎng),熊祖華和戰友們一遍遍演練著(zhù)攻克這座小島的作戰方案。

熊祖華所在的重機槍班一共9人,他作為副機槍手,負責掌控機槍射擊的方向。在船上射擊時(shí),重機槍被后座力震得亂跳,根本無(wú)法瞄準,熊祖華和戰友們想了個(gè)辦法,找來(lái)許多沙袋緊緊地壓住重機槍?zhuān)晒鉀Q這個(gè)問(wèn)題。

1955116日,滿(mǎn)載著(zhù)戰士們的艦艇從石浦港啟航,熊祖華也在其中。他經(jīng)歷一天的風(fēng)浪顛簸,于117日抵達頭門(mén)山島。在這里,他見(jiàn)到了178團政委楊明德。楊明德作了戰前思想動(dòng)員并宣布:“戰斗命令已下,明天一早進(jìn)攻一江山!”

戰場(chǎng)見(jiàn)生死

1955118日,熊祖華坐著(zhù)登陸艇向一江山進(jìn)發(fā),他們班的重機槍高架在船頭。接近一江山時(shí),敵人立刻沖著(zhù)他們開(kāi)火,重機槍瘋狂反擊,壓制敵人火力,掩護戰友登陸。

到達海門(mén)礁時(shí),我軍登陸艇的鐵門(mén)一打開(kāi),敵人密集的彈幕立刻覆蓋上來(lái)。熊祖華看到178團副團長(cháng)毛張苗一馬當先,沖上陣地,但也有很多戰士被子彈擊中,犧牲在登陸艇前,其中就有熊祖華的一個(gè)好友?!巴鯌c春,他是我的老鄉,就住這邊?!毙茏嫒A指著(zhù)一個(gè)方向,眼眶濕潤,“他就在登陸時(shí),在我眼前,中彈犧牲了?!?/span>

沒(méi)時(shí)間悲傷,他跟戰友一起扛著(zhù)七八十斤的重機槍?zhuān)S后也登上了一江山島。一江山島地勢陡峭,他們一邊背著(zhù)重機槍?zhuān)贿吪逝缿已虑捅?,而居高臨下的敵人不間斷地對著(zhù)他們射擊。忽然,他們班一個(gè)叫李鳳亭的戰士頭上爆出一陣血霧,班長(cháng)秦德才立刻將他扯到隱蔽處,大喊:“衛生員!”衛生員立刻上前,但已經(jīng)沒(méi)用了,又一個(gè)戰友犧牲了。

重機槍班忍痛繼續前進(jìn),熊祖華翻越鐵絲網(wǎng)時(shí)被狠狠刮了一下,腹部鮮血淋漓。他擺擺手,對我們說(shuō):“輕傷不下火線(xiàn)?!彼破鹨路?,肚子上一道十幾厘米長(cháng)的猙獰傷疤,70年了都不曾消退。

游到南一江

沿著(zhù)噴火器開(kāi)辟的道路,重機槍班一路射擊,一路前進(jìn)。但敵人的碉堡堅如磐石,連火焰都燒不動(dòng)。熊祖華忍不住站出來(lái),對著(zhù)碉堡里的敵人大喊:“蔣軍,快快投降吧!”

敵人沉默了片刻,熊祖華一喜,忽然碉堡的窗口射出一發(fā)子彈,正對他胸口。就在千鈞一發(fā)之際,班長(cháng)秦德才一把扯過(guò)他,救了他一命。班長(cháng)氣得大罵:“你勸降站旁邊喊,誰(shuí)叫你站正中間的!”

之后,紅旗插上了203高地,北一江山島被收復,但南江島的敵人還在負隅頑抗。一江之隔阻礙了重機槍班的支援,180團的戰友們只能孤軍奮戰。

對面南一江山的碼頭上停著(zhù)幾艘小船?!靶茏嫒A,我命令你游過(guò)去,把船劃過(guò)來(lái)!”班長(cháng)說(shuō)。熊祖華從小在水網(wǎng)密布的江南長(cháng)大,極諳水性。他二話(huà)不說(shuō),脫下沉重的棉衣棉褲,跳進(jìn)水里。

1月的海水冰冷刺骨,熊祖華腹部的傷口浸在鹽水里又疼又癢,每游一下,都會(huì )產(chǎn)生一陣撕裂的劇痛。海浪一下又一下地沖擊著(zhù)他,淡淡的血色在海水中暈開(kāi),短短一兩百米的距離,他平時(shí)一口氣就能游到,那天卻感覺(jué)游了快一個(gè)世紀。

終于,他強撐著(zhù)游到了南江島,將船劃了回來(lái),載上重機槍和戰友們,再次奔赴另一處戰場(chǎng)。當重機槍的轟鳴在南江島響起時(shí),勝利的天平終于向我軍傾斜,南一江山島也解放了,一江山島戰役勝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