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英烈網(wǎng)"

人民日報:用心用情講述好英烈故事

2024-06-04 來(lái)源:退役軍人事務(wù)部微信公眾號

編者的話(huà)

6月3日,人民日報第5版“中國道路中國夢(mèng)·與時(shí)代一起奔跑”欄目,對江西省德興市龍頭山革命烈士紀念館管理員程樟柱用心用情講述好英烈故事作了報道。

請關(guān)注人民日報報道全文:

用心用情講述好英烈故事

(中國道路中國夢(mèng)·與時(shí)代一起奔跑)

?????????????????????????????????????????????程樟柱

革命歲月,無(wú)數先輩浴血奮戰,犧牲寶貴的生命打拼一個(gè)光明的未來(lái)。新時(shí)代,需要我們來(lái)講述他們的故事、傳承他們的精神。 

總有人好奇地問(wèn),“為啥要耗費半個(gè)多世紀的時(shí)光守著(zhù)一處革命遺址?”對于從小就埋下從軍報國理想的我來(lái)說(shuō),守護英烈、講述英烈、讓更多人銘記英烈,有著(zhù)非凡意義。

因為在部隊執行任務(wù)時(shí)眼部意外受傷,1968年,我退役回到江西德興老家,來(lái)到龍頭山革命烈士紀念館擔任管理員。為了紀念方志敏同志和許多土地革命時(shí)期在此拋頭顱、灑熱血的先烈,縣里修建了這座紀念館。剛來(lái)紀念館工作的時(shí)候,這里只有一座簡(jiǎn)陋的磚房,館內展品屈指可數。一草一木,寄托哀思;一品一物,皆有傳承。為了把紅色遺址維護好、發(fā)展好,我從修葺場(chǎng)館、收集展品開(kāi)始,一步步努力。那時(shí)候,趁著(zhù)我的右眼還有一點(diǎn)微弱的視力,我抓緊時(shí)間走村串戶(hù),遍尋革命戰爭時(shí)期各類(lèi)資料、文物。草鞋、瓷碗、老照片、信件、軍工廠(chǎng)的子彈……村里村外的老紅軍、附近的鄉親們聽(tīng)說(shuō)我的故事,紛紛把家里的老物件找出來(lái),無(wú)償捐贈給紀念館。

漸漸地,我的眼睛完全看不見(jiàn)了,但是紀念館應該是什么樣子,我心里依然“看得見(jiàn)”。記得有一次,觀(guān)眾來(lái)參觀(guān)紀念館,看完以后意猶未盡,問(wèn)起這里發(fā)生的故事。我就跟他們講方志敏的經(jīng)歷、講血戰懷玉山的過(guò)往。聽(tīng)眾多了,大家建議我干脆當講解員,因為聽(tīng)了我的講解,會(huì )更理解當年革命先烈們的理想和信念從哪里來(lái)。是啊,革命歲月,無(wú)數先輩浴血奮戰,犧牲寶貴的生命打拼一個(gè)光明的未來(lái)。新時(shí)代,需要我們來(lái)講述他們的故事、傳承他們的精神。

了解歷史才能看得遠,理解歷史才能走得遠。不是只有老物件可以銘刻紅色記憶,我自己也可以是傳承革命烈士精神的載體。從那以后,我認真整理方志敏烈士的事跡,為參觀(guān)紀念館的觀(guān)眾義務(wù)講解。我的講解詞不是一成不變的。這些年來(lái),我靠收音機了解世界、學(xué)習知識,并把所學(xué)的新內容融入講解詞。比如最新版本的講解詞,我把黨的二十大精神也加入進(jìn)去,讓講解更貼近時(shí)代。

守護愈久,感受愈深。方志敏在獄中曾經(jīng)暢想“可愛(ài)的中國”:“歡歌將代替了悲嘆,笑臉將代替了哭臉,富裕將代替了貧窮”……我現在雖然看不見(jiàn),但能切身感覺(jué)到身邊的變化。家鄉的道路越來(lái)越平坦,孩子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以前很少見(jiàn)的小汽車(chē),現在村里許多人家都有。收音機里,咱們的載人飛船上天,還建設了空間站,為了讓航天員在天上有過(guò)年的氣氛,聽(tīng)說(shuō)咱們的火箭還給宇航員“快遞”了過(guò)節的禮包……這是先輩們難以想象的好日子,也是后輩們握緊接力棒努力奮斗出來(lái)的好日子。

在我心里,紀念館和家都讓我眷戀。紀念館里,我曾經(jīng)種下的樹(shù)木,現在已枝繁葉茂。近些年,大家對紅色文化的興趣越來(lái)越濃厚,來(lái)參觀(guān)的人越來(lái)越多,我經(jīng)常要講解到除夕當天,才讓家人來(lái)接我回家。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紅色江山來(lái)之不易,守好江山責任重大。要講好黨的故事、革命的故事、英雄的故事,把紅色基因傳承下去,確保紅色江山后繼有人、代代相傳?!蔽医衲暌呀?jīng)83歲了,但不想離開(kāi)紀念館,我現在已是紀念館的一部分啦!每次講解,我都好像“看見(jiàn)了”浴血奮戰的革命歲月,“看見(jiàn)了”矢志不渝的革命理想,“看見(jiàn)了”紅色基因的代代傳承。為了這份傳承,我會(huì )繼續講下去。

(作者為江西省德興市龍頭山革命烈士紀念館管理員,人民日報記者楊顏菲采訪(fǎng)整理)